全站在线秒播放,支持手机播放,是宅男必备神器!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>小说 >一夜情碰到真心人
  深夜里,车窗外的景物一一飞逝,除了司机转开广播电台内所缓缓流出的轻音乐外;便是肯微贴在我耳边轻轻呼出的气息声,那感觉有点温热,甚至搔痒人心——

  男孩本想伸出舌头舔我的耳朵,却在自己感到一股湿热后,马上往左边拉开距离!肯的眼睛透出疑问跟些微的惊讶!

  我微笑靠近他耳边,小声地说英文说:「在出租车上不要这样,被司机看到的话,我也很不好意思的;再说,待会你有很多时间可以探索我???」听完我的解释,肯的眼里先是出现一抹笑意,而后覆上些微的情欲——说完后,余光瞄到正在驾驶的男司机,用一种饶富兴味的目光透过后视镜看着后座,我想他也很清楚,我们这对男女是在酒吧邂逅,彼此看对眼,便要去某个地方进行一夜情。

  自己只是耸耸肩大方迎上司机的目光,一夜情又如何?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女人何需再像古时候一般守旧,新时代下的女人可是有身体自主权的!

  一夜情对我来讲,只是一种因为感觉对了,所以肉体结合的行为,自己并没有对不起谁!虽然我不反对一夜情,但不代表自己是个浮滥的女人,我还是有身为女性一定的坚持跟原则;像一般其貌不扬、状似讨厌的苍蝇,自己可是看都不看一眼,直接闪到旁边去;如果是遇到自己喜欢而有感觉的类型,也一定要是对方主动搭讪,我顶多眼睛放放电而已,绝对不可能自行贴过去。

  约经过十五分钟,车子停下来了,肯从皮夹内掏出钞票付给司机后,便牵着我下车。

  我稍为细看眼前的景物,一整排相连的公寓前方,有片很宽广的空间种植着草皮,靠近人行道边一棵棵的树在夜风里微微摆动,时值深夜,自然没有多余的声音。男孩随后拿出钥匙打开公寓大门,爬了三层楼后,才到了他的住处。

  肯打开灯后,一片晕黄灯光便随即洒落下来,定睛一瞧,以白色为底的客厅搭上深褐色的沙发,与之相同色系的茶几与整套电视柜,在视觉上有一气呵成的效果;地毯上铺了块淡黄色的柔软毛皮,墙上则挂幅辽阔草原的画,整体看来非常大方整齐,也透露出肯简洁的品味???

  正当自己好奇四处打量时,肯从后拥住我,并贴近耳朵说;「我们先一起洗个澡,好吗?」他温热的鼻息和挑逗的言语窜入我地耳内,彷佛有小蚂蚁在囓咬着敏感的神经一般,痒痒的、自己的腿不禁有点发软???

  肯把无言当做默许,开始脱我的上衣。因为除了厚外套,就只穿了件黑色套头毛衣,所以他轻易把衣服从我头上脱下;当自己那罩着三十六D双峰的深绿色花边缕空内衣颤动在空气中时,肯的呼吸稍为加快了;接着,男孩修长的手指将目标转到我的牛仔裤,他极为快速就把纽扣与拉炼解下,并往下拉到膝盖处,这时肯抬头望向我,自己妩媚微微一笑,缓缓把两条光滑的大腿抽出裤管外。

  穿着与内衣同一套的深绿色低腰内裤,正好可以将自己不是很白晰的肤色,衬托出一个强烈的对比,而这条底裤的款式,除了轻、薄、短外,极细致的质料微微散发出亮泽,两条细绳分别系在腰侧骨盆边的位置;因为布料非常薄,除了臀部的沟痕隐约可见外,也能看出饱满阴户下那细缝的形状。

  「喜欢你所看见的吗?」我媚眼如丝的问,右手还极具挑逗性地轻抚着自己细滑的颈子。

  「你真的非常???性感——」肯慢慢走近,双手想触碰我时,我迅速往后退一步!

  「NO!现在该你脱了,这样才公平。」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,我轻眨眼睛地说。

  肯轻轻笑道:「你这个顽皮的小妖精!」马上应我的要求,动手脱他自己身上的衣物。

  随着他一件件遮身的衣服落在地毯上,首先映入眼廉的是肯精实地胸膛,令我惊讶的是,上面还有些微的金色胸毛!没有一丝赘肉地腰,和两条结实顽长的腿,而底下子弹内裤里那圆鼓鼓的部位,更让我脸上一红!

  「过来???」肯向我勾勾手指,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。

  他的声音里恍如带着魅惑的魔力,让我不自觉向他走近,肯随即将双手绕到自己腰后,把我困在他怀里。

  「看你怎么逃???」他的嘴将我的唇覆盖住,舌头轻巧地滑入,一勾一吸,还不断允着。我的手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,勾上肯的脖子后,双手又转往他的胸膛,感受肯被汗稍微濡湿的肌肤,与隐隐透过手掌的热力;原本就有暖气系统的室内,再加上贴着肯暖热的身体,彼此嘴里交缠的舌,令我体内的温度更是升高——

  当这个吻暂时停止后,才惊觉胸前一阵异样,原来胸罩跟仅系带子的内裤在不知不觉间,竟然被肯解下了!而他的底裤也躺在地毯上——当目光触及肯那身下的欲望时,虽然心里觉得害羞,又忍不住想看的好奇。

  坚挺粗长的肉棒,根部覆着金黄色的毛发,自己心里暗想:原来白种人的男根是这样的啊!连那话儿的皮肤也是白净的!老实说,自己虽然曾经过看白种人的色情影片,但跟亲自目赌的感觉比较起来,自是大不相同!

  现在我已经全裸,肯正用一种炙热又肆无忌惮的眼光,探视着自己身上每一寸胴体,从脸蛋、脖子、肩膀、胸部、腰臀、大腿、小腿、甚至于连脚趾头都没放过???

  那种仔细将赤裸裸的自己,一一收纳入眼的举动,袭击至心里的侵略感,绝不比亲手碰触到身体来的低!低下头,全身的肌肤彷佛因肯那猛热火辣的目光,而感到微微刺痛;交织着兴奋跟羞怯的情绪,不但自己胸前染上淡淡的绯色,连裸乳上粉色的尖端都站立起来!

  肯自是注意到蓓蕾的变化,眼睛直接只注视那里,这么一来,已经巍巍站立的尖峰,因他炙热的目光,带来恍如被无形手指抚摸一般的感觉,而变得更加坚挺。

  「你看够了吗?」我害羞又有些生气的问,忍不住举起手遮掩双乳。

  肯的胸膛传出闷闷的笑声,牵起我的手,说:「好啦!不逗你了。」接着便步向浴室。

  因为欧洲的浴室除了浴缸,最多的是使用淋浴的方式,而在淋浴的地方不是用浴帘隔住以防水溅出外;就是以类似玻璃材质的门整个围起。

  而肯住处的浴室便是使用淋浴设备,望着那不甚宽敞的空间,我疑问地看着他。

  「放心,可以容纳我们两个人的。」男孩又轻笑一声。

  我伸脚先跨进去,肯随后轻扶自己的腰也进入,是呀!可以容纳两个人,只是仅剩下彼此能勉强转身的空间而已。正想跟他说太挤了,干脆一个洗完再换另一人时,冷不防一道温热的水从头迎面冲下,我赶紧闭起眼睛并轻呼一声,嘴里却窜进一条湿滑的舌头!

  连抗议的机会都没有,肯的双手便圈住自己的腰椎,猛然一收!我胸前两颗浑圆的玉乳便紧抵在对方胸膛上,且感到自己小腹上顶着一根坚硬的物体。

  不同于刚刚冷静、伺机而动的模样,现在肯将我整个人紧顶在贴着磁砖的墙壁,修长的手指从自己的耳边两侧插入头发内,狠狠的吻着我。两条交缠的舌,互相挑弄,以牙齿轻囓对方的唇,或用舌头轻扫彼此口腔里柔软的肉壁,甚至像比角力般不断吸允对方的舌——

  莲蓬头喷洒出许多细小的水柱,落在激吻的两人身上,揉捏着肯那被淋湿后变成蜜糖色的头发,耳朵里除了晰哩哩的水声外,便是彼此浓重的气息声。

  接着,他关掉莲蓬头的水流开关,拿起沐浴乳,涂抹在彼此身上,用沐浴球搓揉出柔细的泡沫后,肯的双手便不断在我胴体上游移。

  他先在自己细致的脖颈轻轻抚弄,往下经过锁骨,十指在我丰满的双乳揉搓着,因为泡沫的关系,当使出一定程度的揉捏力道时,便会滑不溜丢地跳离肯的手掌心外,并微微下上弹动着:他又用两指轻捏蓓蕾,只见自己胸前一团细白泡沫中,隐约可见两点由绯色转为硬立的玫瑰红。

  肯的手意犹未尽离开乳房,右手继续往下,而那蓝带绿的迷人双眸,直视着眼神迷离的我,直到他手指在自己敏感的阴蒂来回滑动时,一阵好比看不见的电流快速传递到大脑;我的身子微微一弓,头往后仰,喉咙里则溢出细碎的呻吟。

  肯的手指继续搓揉,一阵阵迎来的快感冲击到令我软脚,他随即将左腿顶进自己的股间,我也伸手扳着男孩的肩膀,藉由背后的墙、肯的腿和肩膀的支撑,才不至于跌倒。

  「这样的姿势好累,我们先赶紧洗??啊——」话还没说完,男孩手指倏然插入蜜穴的动作,让我又是一声娇喘。

  「忍着点,我先给你一个小小的快乐。」语毕,肯的左手轻握住我颈后,往我娇嫩的唇瓣吻下后,右手便又往阴蒂进攻;一下在周围划圈似的抚着,一下又来回滑动,因嘴唇被吻住,我仅能透过喉间发出呜咽似的呻吟;只觉得下体有一种感觉越堆越高,越来越密,小腹不自觉绷紧,终于???达到了一个小顶点!

  身体彷佛发生一个小型爆破般,神经在一刹那紧绷到最高点,又接着马上放松一样,蜜穴里的肉壁不规则地蠕动,而我的身体也微微抽搐,并两腿夹住他的手,以防刚小高潮后而异常敏感的阴蒂又再次被抚弄。

  肯这才离开我的唇,说:「你挺敏感的哦!」说完,还趁自己不注意时,指尖往充血且十分敏锐的阴蒂轻扫一下,惹得我又是一阵颤抖???

  我报仇似的咬了一下他的耳垂,肯也不呼痛,只是轻捏自己的鼻子,说:「你这个诱人的女子,我们赶紧把泡沫冲掉,回房后,看我怎么“收拾”你!」嘿嘿嘿——谁收拾谁还不知道勒!

  洗好澡后,围上肯递给我的浴巾后,脚踩着地毯,步向他的睡房。

  一张宽敞的双人床,在晕黄的灯光照射下,好像散发出一股引诱的气味??

  我先将肯推倒在洁白的床上,做势要将自己的胸前的浴巾扯掉,他两只手撑在身后,好整以暇看着我。

  此时湿漉漉的长发,紧贴在自己的脖颈与胸前的肌肤上,我将食指含进嘴里允着,接下来手指伸出唇外,从细颈、一路滑向自己的下体,探进浴巾内,轻轻抚弄已稍为消退的阴蒂,刺激不已的微小电流感又再出现,且马上从底下窜进四肢,我嘴里溢出呻吟——

  透过手指,可以摸到蜜穴中已经分泌出潺潺的爱液,我把沾上汁液的指头,纳入嘴里一阵阵的吸允,味觉传来酸甜动情的味儿???

  「你这个妖精,过来——」肯覆住白毛巾的下身,已然竖立成了小帐篷;并伸手要抓住我,我一个闪躲避开了。

  「嘻嘻——你太猴急了唷!」我轻轻笑道。

  只见我不急不徐,开始扭动身体,跳起挑逗味十足的舞。一会儿扭着腰,双手捧着自己丰圆饱满的嫩乳搓揉着;一会儿故意掀开浴巾,露出半裸的酥胸后,又赶紧阖上;要不就是侧身,臀部做圆弧度的摆动,眼睛一边媚惑地瞄着他,还伸出舌头在自己的唇瓣上,轻巧划了一圈,听到肯越来越粗重的鼻息声,我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。

  就在我背对他,翘着臀,将浴巾掀至腰部,手从跨下伸出,指尖还有意无意在自己蜜穴洞口徘徊时,听到肯低吼一声后,我只看到自己眼前的景物快速一一晃动而过!

  原来他将我拦腰抱住后,猛力往床上摔!身后只感到软绵绵的床垫,没有丝毫的痛楚,我不但不害怕,还咯咯笑个不停——「看来,你欠缺一些“教训”,我就让你知道挑逗男人玩火的后果!」肯一说完,右手快速扯掉围在腰间的毛巾,并猛力将我身上的浴巾一拉,我又再度全裸——

  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?还是因为昏黄灯光的关系?此刻,肯的双眸在情欲催化下,颜色竟由原本的蓝带绿,转变成略为紫色的感觉!他看我的眼神,就犹如盯着猎物一般,充满掠夺的意味——

  看到肯这模样,我心里除了闪过些微的颤栗跟紧张以外,更多的是充塞在胸口里那期待与兴奋的感觉——!

  「来吧!我等你来征服我——」我眼里闪烁激情的目光,胸口因为亢奋的期待,而快速地下上起伏。

  听到我暗示性十足的话语,肯毫不犹豫一个箭步后,精实的胸膛便紧压在丰硕的双乳上;他将箝制住我的手腕,并固定在头上,随即低下头封住我的唇!

  这一吻比之前的都还要浓烈!肯的舌头不停在我嘴里搅动,实时我相对应伸舌与之交缠,仍然被他狠狠吸允着,我胸腔里的空气几乎被挤光,就在自己有些缺氧后,肯这才离开,并放开我的手,但仍在自己性感娇嫩的唇上囓咬一口!

  「啊——!」我轻呼一声,手指抚上已有些红肿的嘴唇,除了一点点痛楚外,还微微混合一种麻痒、被肆虐的快感!

  肯再度低下头,在我耳边说:「亲爱的,你喜欢吗?」语气里尽显出一股邪魅???

  「我???嗯——!!!」就在我要开口回答他时,肯竟然下身一沉,将坚挺粗长的男根,插入自己的蜜穴里!根本措手不及的我,只能发出闷哼——怎么趁我没任何准备,一下子就进攻?看着在我身子两侧撑着双臂的肯,像懂自己眼中的迷惑,说道:「我说过,会好好“教训”你的,当然要趁其不备,嘿嘿嘿——」看着位于自己上方的肯,几撮仍湿润的发丝从他额头上掉落,显得有些邪气的脸庞,我的心彷佛被什么触碰着???

  蜜洞里被硕大的肉棒填充着,甚至还有被撑开的感觉!虽然肯动作不快,但一次猛击到花心的力道,我只能将两腿勾住肯的臀,任由他在自己身上驰骋;而异样的快感不断冲击着下体,进而流窜到肢体四处。

  「你??呼——很紧??夹得我很舒爽——」肯的脸上那畅快不已的神情,低沉的呻吟,在在都说明我的蜜穴带给他多大的快乐!

  但我又何尝不是?他那粗大硬实的男根,不但填充了我的身体,所带来的滚烫火热感觉,也熨平我一人在异乡的寂寞跟空虚。在肯那猛力的进攻下,我不断的娇喘呻吟:「啊——你好大???好硬??弄得我??嗯——快受不了了!」体内那感觉又不断堆积着,越来越紧凑,因为肯下身不停的撞击,我不觉弓起身体,更形凸出地胸脯上那嫣红的蓓蕾,在剧烈摆动下,恍若遭到暴风肆虐里颤抖的小花一般???

  突然,我感到穴里的深处,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的感觉!紧张的叫:「肯!等一下,好像有东西要跑出来,先让我上个厕所!快忍不住了啦!」肯好像没听见一样,反而更加猛烈的抽插,就像要捅入身体内部般的力道!

  「不??要再??弄了!喔——我真??的快忍???不住了!啊——!!!

  流出来了——!!!」像有一股水从自己体内深处冲出,我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抽搐,双手死命抓肯的背,脑中则是一片空白,只充斥着无尽又强烈的快感!

  过了一会儿我才回过神,感到浑身无力,好像棉花似的;而肯趴在我身上,头埋在我耳边气喘嘘嘘的。

  「天呀!我从来没有在二十分钟就射出来过,也不曾有过如此强烈的快感,你果然是个魔女!」肯抬起头笑骂,眼里尽是满足跟不甘——「知道我的厉害了吧!?」我开玩笑的眨了一下眼。

  「看来以后我要好好看住你,免得你去害别的男人。」他撑起左手肘,右手不断在下巴磨蹭,煞有其事似的说。

  「什么?还有以后?我???你???不是一夜情的关系而已吗?」我惊呆了!

  「谁告诉你,我们只是一夜情的?老实跟你讲吧!从我一进酒吧看到你后,我就决定一定要把你搞定,并且当我的女朋友!」肯那坏坏且显得邪气的样子又出现了!

  「你??我?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当你的女朋友?再说,我很有可能是常常找寻一夜情的随便女人,所以说,你还是打消念头吧!」在被惊吓到的情况下,我有点结巴;再说,我不相信对自己来说像一夜情的关系,可能会碰到真心人。

  「伊娜,我不认为你是那么随便的女人,如果你性生活真的很频繁,不可能会那么紧,刚进入时,要不是没有那一层膜,我还以为你是处女!我敢说你以前顶多有过一两个男人;至于你会跟我发生关系,我认为是因为你对我有感觉,且喜欢我,如果你真那么随便,在刚刚你进门,那个酒鬼搭讪时,大可就会找他快活去了!也许你不是很相信我说的话,但要你当我女朋友的事,我非常的认真,这可以交给时间去证明,你也可以慢慢观察我是否真心!」说完,他轻啄我的额头一下。

  我哑口无言,因为自己的确只有过一个男人,是前男友;对肯是因为喜欢,所以才顺着感觉走,还跟他上了床,而且???这是我第一次一夜情!怎么知道会碰到这种情形?天啊!如果泥泥知道了,她不知会做何反应?看着肯那认真的眼眸,我不禁迷惘起来,该相信他吗?

  「呃???已经凌晨快五点半了,我该走了!」假装借着时间的理由,想快快逃开,以前已经受过一次感情的伤,我真的会怕,不想有被玩弄的可能性。

  肯把我紧箍在怀中,脚勾起棉被,语气温柔怜爱的说:「我想你可能心里是在担心些什么吧!?你不用急着跑,先睡吧!有事明天再说,我可不想自己的女朋友就这样跑了。」他顿了一下,并打了个哈欠。

  「再说,你要离开,总要找的到自己的衣服跟皮包吧!?嘿嘿嘿——好了,我困了,亲爱的,晚安——」说完,他竟然就真的阖眼睡觉了!!

  「你——可恶!原来都有预谋的。」一听他这么说,笨蛋也知道他把我的东西都藏起来了,靠——这又不是我家,怎么可能晓得他放哪儿了?我总不能光着身体,又身无分文叫出租车吧!?

  我有点忿忿不平地窝回他的胸膛,嗯!?感觉很温暖,挺不赖的耶!一阵睡意袭来,我揉揉眼睛后闭上,被肯紧抱的滋味很让自己安心,或许,当他女朋友还不错吧!?


  【完】



  • 提示:收藏本站,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
  • 站點申明:我們立足於美利堅合眾國,對全球華人服務,受北美法律保護。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。
    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、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!
  •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、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、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,未滿18歲謝絕進入。
  • 本站已遵照「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」進行分類,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/少年瀏覽此站、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